【隱約】(19)【作者:c034102006】   人妻小說 
字數:4560

      第19章 情與欲

  「啊……輕點……你等一會……」,女子放緩了動作。

  小水,被女子如同八爪魚般纏綿著的小水,停住了對欲望的進一步索求,僅僅因為女子有可能說出那個他心中期盼的答案。

  「放我下來,啊,壞東西別拿出來呀,就讓它……就讓它呆在人家里面……」,女子緩緩臥在床榻,動作如此輕柔優雅,像一只受到驚嚇的小白兔,令人愛憐;她的聲線卻又是那么的完美,如高山潺潺流下的清泉,而這無數無數純潔優雅的氣質,此刻卻浸泡在淫靡的氣息之中,使我產生一種不真實的心理落差。
  「我跟他的故事,其實……比你早了許多,算是long long ago 了,那時,
他救了我,他堅定毅然的眼神是那么的迷人,如果沒有他,我可能就葬身火海了……啊……你別動!聽我說完!」

  似乎小水聽到這位仙女姐姐的心中所愛并不是他本人,心生醋意,所以故意大力挺動了兩下腰部,而我,只能聽到吧唧……吧唧……兩聲,小水趴在女子的身上讓我一時看不見兩人性器水乳交融的情形。

  火災?呵呵,真巧啊,記得很小的時候,我去縣城的舅舅家玩耍,正當家里的大人們都出去時,不想樓上的住戶竟鬧了火災,濃煙滾滾竄到樓下(煙的密度比空氣大,往樓下竄了……那會兒愛看奧特曼,覺得拯救世人是每個小朋友義不容辭的責任,所以我傻乎乎跑到樓上,從樓梯口提起個小滅火器,也不知道打開噴火開關,只是朝著人家的窗戶砸了過去,之后便是如天降神兵一般從窗口跳進了人家家里,只是看見一個小女孩躺在地上,房間里還有一個老人,我只能拖著小女孩從略有些低的窗口爬出去,還沒看清楚小女孩的模樣,我卻先暈倒,不多時大人來了。因為這事我被老爸狠狠的揍了一頓,說你丫小屁孩子逞什么英雄不知道叫大人嗎?說完接著就是一巴掌,我委屈的大哭,發誓以后再也不看奧特曼了,只是后來聽舅舅說那家的小女孩搬家了,那天的老人,也就是她奶奶,死了。
  回憶的潮水漸漸將我的欲望之火澆滅,我的小兄弟也不再勃起了,雙眼凝成一個「川」字,思維開始一步步的分析,奇怪的毯子——逛夜市——玩潛伏學跟蹤——搞丟跟蹤對象——回賓館遇見芊芊——被陰——衣柜里面看真人秀,感覺這就是一場陰謀味十足的圈套,卻不知道敵人是誰,我到目前為止也沒有什么損失,是整人游戲嗎?我想起那個愛惡搞明星的娛樂節目《康熙來了》但目前的情況明顯已經遠遠超出了整人游戲的限度。

  「那我呢?他短暫的出現,一下子就把我那么長時間的細心呵護與愛戀比下去了嗎?」,小水充滿了不服氣,但我能明顯看到他下體緩緩摩挲的動作,如果是我用這種頻率在抽插,那么我一定是在用心的用雞巴去細細體會女人鮮嫩多汁的蜜穴。

  干,我快受不了他們這種一邊性交一邊聊天的交流方式了!

  「你……你是個壞蛋,啊……別動……讓我說完!」,女子用雙腿緊緊夾著小水的腰,希望借此讓小水停下動作。

  「小水,人家的第一次是給了你……你是個帥氣的男生,也很懂得討女孩子歡心,跟你在一起我有種輕飄飄的感覺,很不真實,卻又很美好,很令人向往,還記得那天晚上我們一幫人出去玩,后來一起到你長期包的總統套房休息,大家喝得醉了,可可跟我打賭說你的壞東西特別……特別大特別燙,像火燒過的一樣,我不信,結果我跟你被他們一幫混蛋關到了臥室里,我當時也很好奇,你之前對人家又那么照顧,我對你也很有好感,結果……我那時候已經跟他在一起了,我覺得自己好壞,我不知道那時候為什么會……但我卻又貪戀跟你在一起的感覺,你的壞東西在人家里面,讓我有一種飄在云端的感覺,你一動,人家就不想它停下來……啊……對……就是這樣……嗯……輕點……」

  女子輕皺黛眉,似是因為小水那根大雞巴在體內再一次的作怪而停止了自己的故事。

  「這次……嗯哼……等等啦……這次是最后一次按你的想法來玩……以后……以后不許胡鬧……」

  ,女子的說話聲音越變越弱,漸漸變成了嬌喘呻吟。

  小水的動作顯得粗野,好似恨不得用他那根歐美尺寸的大雞巴刺穿女人一般,也許是因為剛才女子的話讓小水受了刺激吧,他每次都將腰高高舉起,然后狠狠地往女人柔嫩的蜜穴中刺去,啪!啪!啪!我竟然開始擔心仙女姐姐柔軟如水的身體以及緊窄粉嫩的小穴能不能受得了小水風馳電掣的瘋狂沖擊,但很快我就發現我錯了,仙女姐姐從剛開始因為愧疚而變現出的軟弱被動漸漸轉變成主動進攻,隨著小水一次次的插入而配合著挺動雪白的小翹臀,目的到底是為了讓小水能夠插入的更深,讓自己更舒服呢,還是為了讓小水能夠更輕松,更銷魂?
  「寶貝……舒服嗎?……啊……你的花心就像個有魔力的吸盤……是不是想把我的……我的精液吸得一滴不剩啊?……哦……」,小水說著便一口含住了女子一顆飽滿圓潤的乳房,粉嫩的蓓蕾也被其全部含進了嘴里,也許此刻,無盡的肉欲才是這對男女的主題,之前的小插曲早已湮沒在了不斷上升的快感中。
  「寶貝……做我老婆吧……等我畢業了……就娶你……哦……」,小水自負的口氣完全不像詢問,而是帶著一種命令的口吻。

  「誰要嫁給你了……嗯哼……用力……人家……要嫁給他……要做他老婆……你以后……只許想著人家……偷偷打飛機……不許想其他女孩子……哈哈……啊……哦……好深……」,女子嬌媚甜膩的聲音夾雜著呻吟,讓任何一個男人聽了都會難以自拔的勃起,我也不例外。

  小水似乎又一次受到了刺激,將女子一條圓潤修長的美腿推向她的鎖骨,仙女姐姐的兩條腿此時便成了一字型,據說在這種姿勢下,男人的雞巴能夠最深入的到達女人的陰道內,而且雙方得到的快感最強烈。

  「哼……就算你們結婚……我一樣要干你……我要在你們結婚前一天晚上……把你送上他給不了你的高潮!……在你婚后第一天晚上……獨自占有你……讓你老公在家打飛機……而那時候……你的騷屄里……夾著的卻是我的雞巴……哈哈!」

  ,小水一般享受著女子緊窄潮濕小穴肉壁的摩擦,一邊斷斷續續的將自己邪惡的想法說出來。

  「那就來啊……你要是不敢來……就是膽小鬼……就沒有……啊……哦……沒有小弟弟!……哦……來了……再深點……我要來了……」

  ,女子似乎到了高潮的臨界點,就連說話的聲音也有些顫,她苗條的嬌軀上掛著晶瑩的汗液,在微弱燈光的反射下顯得異常曖昧。

  「寶貝……射你里面好不好?……我要干大你的肚子……讓你……懷著我的孩子……跟他結婚……哈哈!……哦……快受不了了……來了……接著……這次超量射給你!」

  ,小水又拿出了他打樁機的架勢,頻率快到在這種近乎無光的環境下似乎出現了殘影,我苦笑,一定是看太久了,腦子出現了幻覺,怎么可能有殘影……從他們三人調情直到他們倆的高潮,前前后后應該也有一個多小時了,小水的性能力一如既往的強悍,等等……我為什么說「一如既往」呢?

  好像有意無意間,我竟是看過許多次小水跟女人做愛的場景了,而這次最特別,也最可惡,我真想等這事結束后大聲質問他,甚至揍他一頓,可萬一他也不知情怎么辦?他估計還會大義凜然的說我偷窺他跟他的女人歡好,說我是偷窺狂變態狂,反把我揍一頓,同時我更加不愿把具體情況說出來,否則可真是糗大了,看來這次只能打掉的牙齒往肚里吞了……回到床上的場景中。

  「嗯哼……不許射……再挺一下啦……人家喜歡在高潮……快結束的時候……再讓你射進來……這樣還能再來一次……高潮……啊啊……來了……來了……好哥哥……我要死了……要死了!……啊啊啊!……」,仙女姐姐全身劇烈抽搐,雙腿本能的想加緊,卻又被小水有力的雙手大大的分開成一字型,可以明顯看到女子平坦的小腹以及光潔的雙腿在顫抖抽搐著。我聽到了一種特別的聲音,那是一種肉棒子攪水洞發出的吧唧聲,而且還噗噗作響,定是仙女姐姐高潮時陰液涌出使原本濕潤的肉穴變得更加水汪汪,再加上高潮時的陰道的收縮所造成的,這種聲音前所未有的強烈和震撼人心,我想我一定沒辦法讓我的雅希達到這種程度的高潮,這是尺寸與性技巧達到一定程度的男人才有能力做到的事。

  「寶貝……我真……忍不住了……我要射了!我要射了!我要射爆你的騷屄!讓你懷上我的種!」,小水的抽插在這時表現的有些雜亂無章,但依然猛烈,大概是因為他那根大雞巴受到了來自女子嫩屄里蜜液的沖擊灌溉的刺激過于強烈,使他有些把控不住了。

  「射進來……射進來……我給你生小孩!……啊啊……嗯哼!……射進來了!好多!好燙啊!燙死我了!啊啊……又來了……好棒……好哥哥……你要弄死我了……啊啊啊……吻我……讓我死……讓我死……唔……」

  ,女子竟然真的因為小水噴進穴里的濃精而連續第二次達到高潮了!小水一定射得很猛烈,一定射出了超量的濃精,像一挺掃射的機關槍!

  小水在射精的同時狠狠吻上了女子的如酒紅唇,兩人用舌頭交流著互相間的愛意,交換著對方的津液,小水結實的屁股一挺一挺,幅度跟頻率都已經不像之前猛烈,卻似乎是想將生殖器官里最后一滴液體注進女子的騷穴內。

  兩人的高潮持續了將近兩分鐘,我真擔心他們會將自己能排出的體液全都排盡,之后是大概五分鐘左右的事后溫存,令我大跌眼鏡的是,小水的雞巴又一次很快的傲然挺立,當然,這跟仙女姐姐不斷的用手像握棒球棍一樣的上下擼動有關系。

  又一個長達1 小時左右的性交,各種姿勢,各種體位,各種玩法,各種淫亂的對話,知道兩人都感到有些盡興,才停止這場對我來說荒唐之極的性愛大戲,期間小水射了5 次,最后一次射出的量竟然比我第一次射得量少不了多少!仙女姐姐的高潮次數我卻是沒數清……小水用小威買回來的抽紙擦拭著自己的雞巴,像一位直取敵將首級的將軍在擦拭自己心愛的武器一般,那么地得意,那么地瀟灑。

  我恍恍惚惚間突然發現,他們走了。

  也許是麻木了吧,只記得我因為床上過于激烈的場景,竟然在不手淫的情況下射了精,射在了綁在我雞巴上,芊芊穿過的那條絲襪上,頭暈目眩了好久,之后便發現他們不見了,一時半會我不敢走出衣柜,害怕他們再掉頭回來。

  「小宇寶貝,把衣服穿上,回房間睡覺吧」,突然從我戴著的入耳式耳麥中傳來一道女人的聲音,雖然耳麥接收器經過調頻聽不出是誰在說話,但不用猜我也知道,是那個可惡的小惡魔——芊芊。

  再離開前我見到了仙女姐姐的絲襪,是一雙帶蕾絲邊的藍色長筒絲襪,我鬼使神差的拿起它,深深嗅了一口,放進了自己的口袋里。

  回到自己的房間,只見到小威,他一聲不吭坐在床上抽著煙,表情就像一只斗敗的公雞,我打了聲招呼便躺在了床上,心里想著小水估計帶著仙女姐姐又去哪里歡好了。

  回憶今晚發生的一切,那么的不真實,那么的荒唐,我想找出那個幕后的混蛋,可一想到自己還有把柄在別人手里,又涌起了滔滔不絕的無力感。

  終于,我一夜無眠,直到天亮。

  先進我房間的不是小水,而是雅希,她笑靨如花,面色紅潤,穿著一身充滿青春與性感的白色公主連衣短裙,腳上的魚嘴高跟一如既往的性感誘人,呵呵,又是「一如既往」,我緊緊抓著她的手,直勾勾看著她嫵媚的雙眸,似乎在告訴她,我要永遠跟你在一起,不離不棄,她也似乎忘記之前的不愉快,像個沒心沒肺的小姑娘,跟我親昵的說著情話。

  不久,小水回來了,帶了一大袋KFC 的早餐,于是一行六人在男生的房間里一邊瞎聊著一邊吃完了早餐,我胡亂應付了面前的一晚粥,之后倒頭就睡,并告訴他們昨晚沒睡好需要補眠,我特意看了看芊芊,她露出了一絲不自然,不過馬上便不著邊際的掩蓋了過去。

  他們都出去玩了,雅希卻留了下來,說想陪著我,我緊緊抱著她,用一種想要將她融進我身體的力度抱緊她,內心里沒有一絲邪惡的想法,聞著她身體散發出的槐花香味漸漸進入了夢鄉。在夢里,我牽著雅希戴著婚紗手套的柔荑,在眾人的祝福和歡呼聲中走進了教堂……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8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