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一家】(契合。(橘子X吉岡))(01-02)【作者:haruta】   校園小說 
字數:588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X第一章X相遇

  我一直認為對那人的喜歡永遠不變,殊不知原來真正喜歡的是你才對。
  自國中相識相處,之間的情誼早已超越界線,只是沒有發覺罷了。

  當我意識到時,你卻說了你有心上人。

  一股燃起的希望熄滅,沒能說出口的心意是高中時期留存的遺憾。

  考取大學,同學們各奔東西。

  盡管高中感情再要好,卻也會因為各自在不同大學就讀而有些疏遠。

  不過現今資訊網路發達的時代,要聯系對方倒是不難。

  透過打工,花橘子用這筆錢為自己買了新手機當作犒賞。

  也順利跟高中最要好的朋友兼閨蜜──小清,要到號碼,在就讀大學后仍有所聯系。

  他們定期會約在某一個地點見面,聊聊生活趣事。

  今天也是與小清的見面之日,兩人就約在鬧區的一間速食店。

  橘子身穿一身鵝黃色連身裙,套上短版外套,腳下踩著一雙白色羅馬款式短跟涼鞋。

  棕色長發披肩在后,隨著她小跑步的姿態飄逸著。

  早已坐在二樓窗邊位子的小清一看見她,忍不住出聲讚賞。「不錯嘛!變得很漂亮,頭發燙卷了?」

  「是啊,一直以來都為自然卷感到困擾,乾脆就去燙卷。」不同於高中的她,現如今越來越懂得打扮。

  「女大十八變,這句話說得真沒錯。」小清注意她的身材變得纖瘦不少,儼然出落得亭亭玉立。「橘子果然跟高中差很多。」

  「小清也是啊,胸前越來越豐滿了。」橘子赤裸裸地目光投射過來,小清下意識用雙手遮住胸前。

  「你在看哪里啦!真是受不了……」

  「嘿嘿,抱歉抱歉,誰叫你今天只穿無袖背心,視線就朝那……」

  「還說呢!我是因為天氣熱才穿這樣,對了!我們一起下樓點餐吧。」
  她們一同走到一樓點餐,卻遇見熟人。

  也就是高中的好友──吉岡,正站在柜臺等待她們決定餐點。

  「真沒想到吉岡你會在這里打工!」先認出他的是橘子。

  「我也沒過會在這遇到你們……」吉岡笑嘆一聲,作夢都沒想過會在速食店打工時見到她們。

  「話說回來……吉岡你真是除了身高有長高,其他貌似沒怎么變。」小清刻意調侃幾句。

  「拜託!才從高中畢業兩年,改變哪有那么多。」

  「是這樣嗎?可是你瞧橘子就變得很漂亮啦。」她推了推橘子的肩膀,笑得曖昧。

  藉由她的話,吉岡的視線便放在橘子身上,從頭到腳細細打量一番。

  內心承認她是有變得很漂亮,但依然嘴上不饒人。「哼!就這樣而已,要說是美女還差一截好嘛!」

  「是是是,我跟美女還是有差。」橘子雖沒直接表現出不悅,不過心底已經罵了數次臭吉岡等等的話。

  為了高中暗戀的巖木同學,她曾下定決心要變美。

  於是在上大學搬出家里后,開始努力減肥并學習化妝技巧。

  透過節食與運動,在持之以恆之下,她才成功瘦身,也讓家人在見到她時極為驚嘆。

  「對了,你們等會有事嗎?」

  兩人你看我我看你,搖頭。「是沒預定要干嘛,怎么了?」

  「我五點就下班,想說難得在這相遇,要不去喝一杯?」

  「五點啊……還有大約快兩個小時,也罷,就等你吧。」

  於是,橘子與小清就在速食店待到吉岡下班。

  三個人找了間居酒屋,邊吃串燒炸物邊聊天。

  直到大約九點,小清接到電話,說有要事得辦先行離去。

  留下他們在店內繼續話題。

  「花橘子,你知道巖木吧。」

  「當然知道,以為我記憶有那么差嗎?才畢業僅僅兩年就忘掉他。」巖木是她暗戀的對象,根本忘不了。

  「那想必你應該知道那傢伙有女朋友了。」

  拿起酒杯的手停頓了一下,橘子露出苦笑。「嗯,去年你跟我說過。」
  「是喔……原來我說過……呵呵,我忘了。」

  「記性真差。」啜飲一口清酒,熱辣感在喉嚨散開。「不過干嘛突然提起他?」
  「印象中小清跟我說你喜歡他。」

  「小清跟你說的?都說要保密了……」班上唯一知道她暗戀巖木的人就只有小清,卻沒想到她會跟吉岡說。

  「別怪她,是我問她你有沒有心上人,她才跟我說。」吉岡主動替她斟滿酒水。

  「你干嘛問這個?」雖然染上些許醉意,橘子卻還是試圖保持清醒。

  「該怎么說……也許是察覺自己喜歡上你了吧……」仰頭一口飲盡,他再度為自己斟酒。

  無意間的告白,橘子幾乎不敢相信。

  曾經時常拌嘴的吉岡竟會喜歡她。

  「……哈哈,別說笑了,吉岡你喝醉了對吧!」極力掩蓋害羞,她伸手拍打他的肩膀。

  然而吉岡卻握住她的手,專注地盯著她盡是緋紅的面容。

  「我沒有醉,這都是真心話。」語畢,吉岡就趴在桌上,額頭還因撞擊桌面發出碰的一聲。

  看他醉倒,橘子悄悄縮回他被握住的手。「就說你醉到胡言亂語了。」
  撐著幾分醉意,她讓店家幫忙叫車,并攙扶著吉岡進到車子內。

  猛然想起她壓根不知道他的住處,只好先帶到她租屋處。

  由於租屋處的電梯故障,她一股作氣扶著他走到位於五樓的房間。

  好不容易終於將進到屋內,先將吉岡放置床上,橘子則氣喘吁吁地坐在椅墊上休息。

  待平復些許,她才起身去洗把臉。

  走出浴室,吉岡正好睜開眼睛,并使力撐起身體,靠在床頭邊。

  「吉岡?」橘子走上前,坐在床沿看著他有些朦朧的眼眸。

  眼見他張口在說話,耳朵卻聽不清楚,只得挪動身體靠過去。

  下一秒,吉岡用力抓起她的手腕,將她拉到自己懷中,不讓她有掙脫機會。
  兩具體溫升高的軀體緊貼著,久久不放。

  「吉岡!你放開我!」無論她怎么搥打他的背部,吉岡依舊不為所動。
  呼出的氣息不斷噴到她的耳垂,逗弄得她很癢,更縮起了身子。

  最后她決定放棄掙扎,任他擁抱著。

  等到他發出規律的鼾聲,橘子這才推開他的胸膛。

  「臭吉岡,到底在搞什么……下次不要再跟你去喝酒了,真會給我找麻煩。」
  碎念歸碎念,橘子卻無法忘記擁抱殘留的溫度,以及心跳加速的瞬間。
  她竟然會因為吉岡而有這樣的反應,著實很奇妙。

  「唔、好熱……」吉岡發出細碎嚶嚀聲,手不時放在胸前好似很不舒服。
  見狀,橘子嘆氣,蔥白玉指靈活地解開他襯衫的鈕扣。

  褪去衣物或許是舒服多了,他原本緊蹙的眉眼舒展開來,不再發出聲音。
  吉岡一片小麥色肌膚映入眼簾,橘子耐不住好奇心,伸手覆上他的胸膛。
  保持運動習慣的他,肌肉有些剛硬。

  指尖就這樣自鎖骨一路滑至腹部。

  眼睛往下瞄去,她便別開頭,不敢再看。

  吉岡睡夢中只覺得有東西在身上爬來爬去,感到一陣發癢。

  便抓住橘子的手,制止她輕撫的動作。

  被他的大手包覆住,溫熱的感覺從手傳遞而來。

  許是酒精發揮效用,橘子感覺疲倦襲來,雙眼就要閉上。

  找到舒服的姿勢就入睡。

  直至隔天早晨,陽光照入室內。

  橘子這才醒了過來。

  抬頭,目光被吉岡褲襠內撐起的一幕吸引,嚇了一跳。

  心里也曉得那是怎么回事,畢竟都是成年人,關於性方面的知識有所具備,只是從沒親眼看過。

  以往都只有在網路上的H圖文得知,此刻眼前就上演這幕,她嚥了一口唾液,敵不過好奇地朝褲頭伸手。

  驀然吉岡翻了身,嚇得她縮回手,不敢動作。「呼……」

  床單上的淡淡馨香竄入鼻尖,吉岡感覺到好似有什么不同,眼睛睜開看見的是一張張偶像海報。

  顯然并不在自己家,他立刻坐起來環顧四周,對上橘子晶亮的眼睛。「這里是……」

  「是我家喔,因為你昨晚醉倒,我又不知道你住哪,只好先將你帶回來。」輕咳一聲,橘子故作鎮定。

  「喔……抱歉,給你添麻煩了。」

  「還有那個……」她指向他的下半身。

  順著手指方向看去,吉岡害羞地拿起被單遮住。「請、請當作沒看見吧!」
  「我曉得那是正常生理現象,不過說實在話還是初次見到,有點驚訝。」
  橘子站起來正要去浴室梳洗,吉岡出聲叫住她。

  「那你要看嗎?」

  「啥?」

              X第二章X春夢

  「我是說你要看嗎?」如果吉岡不是以認真的神情,她會以為他在開玩笑。
  「你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是不是還沒酒醒……」

  「我沒酒醒能和你正常對話嗎?」突然一陣頭疼,他單手捂著頭。

  看他似乎是宿醉,橘子趕緊去調一杯蜂蜜水給他喝下。

  待他喝完,也稍微整理環境,氣氛又略微冷了些。

  「橘子,能問你一個問題嗎?」她的沉默促使著他繼續說道。

  「你該不會沒有看過……」

  「有看過啦!但是從網站上搜尋的。」不等他說完,橘子應聲打斷。

  瞧她一張臉浮現紅暈,吉岡竟升起戲弄念頭。

  乾脆一把抓起她的手朝自己的下體而去。

  眼瞧指尖就要觸及,橘子二話不說用力抽回,表情有些驚慌。

  「我、我又不是你的誰!怎么能……」

  「你在這方面可真傳統。」

  「不行嗎?」

  「沒說不行,況且我挺喜歡這樣的女性。」

  「你不是有女朋友?」

  「女朋友?我沒有啊,你是聽誰說得?」

  吉岡反覆思考,目前的他的確沒有與哪位女子特別親近來往,更別提有女朋友。

  「你不是在高二時說有心上人,而且交往了。」

  「你說那個啊……升上高三就分手了。」短短半年的戀情,讓他瞭解真正喜歡的人是誰。而那個人就站在眼前。

  「分手了?才交往多久,為何?」面對她珠連炮似地問題,只得先出聲打住。
  「關於這個下次有空再說,今天我還得打工,你就好好休息,多謝照顧。」吉岡穿起襯衫,拿著背包便離開她的住處。

  在他離開后,橘子才換穿寬松居家服躺到床上。

  鼻子嗅聞一股不同於床單的花香,她心想那肯定是吉岡留下的氣味。

  腦海頓時浮現他的睡顏、他的聲音、以及他的擁抱的炙熱。

  不知不覺因安心而睡著,甚至做了一場夢。

  夢里,她就依偎在吉岡懷中。

  彷彿能感受真實熱度。

  環抱腰際的手有些不安份上下游移,手掌罩住她胸前的渾圓。

  溫熱氣息噴上頸部,她輕輕咬吻肩頭。

  好像還不夠似地,大手直接探入衣服。

  她能感覺內衣扣環被解開,肌膚貼近的熨燙帶來酥麻。

  當吉岡的手指捏壓乳尖,一道電流流竄全身,忍受不住發出嬌喘。

  身體有如燃燒般地異常熱燙。

  情欲逐漸爬升,幾乎就要埋沒僅存的一絲理智。

  往下探索,來到的是一處禁地。

  那為他分泌的濕滑,讓手指幾乎能順利滑入。

  「嗚嗚……不要……」雖然想阻止,然而卻因頻頻刺激變得軟綿無力。
  吉岡沒有搭理,逕自將中指插進兩片嫩肉之中,不停進出。

  另一只手亦沒閑著,正搓揉上方名為陰蒂的肉芽突起物。

  陣陣快感襲卷而來,令她不自覺仰頭叫著夾雜愉悅的聲音。

  忽然有道強力電流攻來,下身緊縮而顫抖。

  「差不多了呢……」語落,吉岡抽出手。

  橘子看到他沾滿透明黏液的手指,滿臉羞紅。

  「換你替我服務了。」他站起來脫掉褲子,現出已經鼓脹的欲望。

  就在內褲褪下,橘子屏息以待之際,強烈白光乍現,耳邊傳來悠揚音樂。
  猛然睜開雙眼,方才的春色氣氛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劃破靜謐的手機鈴聲。
  橘子拿起擱置床頭的手機接通,是小清打來的,為昨天先離席的事情道歉,順便問之后的情況如何。

  簡單聊過幾句,便掛斷通訊。

  再度恢復的安靜,她又想起那場夢。

  不過是與吉岡相逢又聊些話,怎會做了春夢。

  偏偏對象是他……偏偏真實的連身體都顯現生理現象……偏偏產生了想要的感覺……

  雙手掩面,她害羞地不知所措。

  暗自期許暫時別跟他見面,否則真不知該用哪種表情面對。

  才這么想而已,隔天晚上,吉岡拎著一袋食物前來拜訪。「唷!方便打擾嗎?」
  「……請進。」剛洗完澡的橘子僅身穿一件素面的細肩無袖背心及短褲,濕濡的長發以發夾盤住。

  「你怎么來了?明天不用上課嗎?」

  「明天是下午的課程,所以還有時間啦。」剛坐下,他就打開袋子。

  食物的香氣瞬間充斥整個室內,讓尚未吃飯的橘子嚥吞好幾口唾液。

  「一起吃吧。」接過他遞來一雙筷子,他們便一同享用晚餐。

  或許是做春夢的關系,橘子總盯著他的嘴唇。

  發覺投射而來的視線,吉岡好奇的回望著她。「干嘛?有事嗎?」

  「……沒事。」

  立刻別過頭不再看他,逼迫自己將注意力放在食物上面。

  因此沒看見他有些羞赧的反應。

  用完晚餐,橘子從小冰箱里拿出兩罐水果口味的啤酒。

  喝下一大口,沁人心脾。

  兩人邊喝邊暢談,還吃著配酒的零食。

  一直待到晚上十點,桌面散亂著六罐空酒罐以及開封未吃完的洋芋片。
  吃飽喝足,人就會開始泛睏。

  靠在床邊的他們紛紛打起呵欠,一副想要睡覺的樣子。

  「啊!我忘記要吹乾頭發了……」拿掉發夾,流瀉而下的頭發有些半乾。
  橘子拿起吹風機,正準備要吹時,吉岡拿過吹風機。「我來幫你。」

  「咦?可是……會不會太麻煩你了……」

  「怎么會,就當作我叨擾你的小小回報。」

  打開按鈕,熱風吹出,他溫柔地撫上她的秀發。

  指掌梳開發絲,輕柔地動作有如對待珍寶。

  「吉岡你真的有變了呢,誰能想到你居然會幫我吹頭發。」

  吉岡笑而不語,繼續為她吹乾頭發。

  指尖無意間觸碰那白皙的后頸,縈繞鼻尖的是她頭發散發的清香茉莉。
  那香味如同催情藥物,惹得他內心發癢。

  在吹乾之后,他沒有先收起吹風機,而是撥開她的長發吻上肩頸。

  「吉岡?」橘子嬌軟的身體因他的舉動變得僵硬。

  「昨日你不是問我為何要分手嗎?」吉岡停止親吻的動作,改以雙手環抱腰部。

  「因為我發覺自己真正喜歡的人是誰,所以才提出分手。」

  「你主動提出的嗎?還以為是被甩呢。」

  「欸!沒禮貌。」說完他小力偷捏她的腰肉。

  「哈哈,抱歉,那你喜歡的人是誰?我認識的嗎?」

  沒聽見他的回應,橘子正打算回頭看他,卻被抱得更緊。「我喜歡的人是你,花橘子。」

  「……你喜歡我?別說笑了好嘛!我又不是你喜歡的美女類型。」

  每次見面必定都會互相調侃對方,很難想像會有男女間喜歡的感情。

  何況她喜歡的人是巖木,盡管他已經結交女朋友了……

  要放下也不是容易的事。

  「你的確不是美女,可是跟你在一起的感覺卻很自在舒服。」

  「不是美女……」即使有自覺,但親耳聽到還是有些難過。

  「開玩笑的,你現在變得很漂亮,令人為之驚艷。」

  吉岡哈哈笑了兩聲,收緊手臂讓他們更加貼近。

  「因為喜歡你,才會問了小清,所以知道你暗戀巖木,說實在話……我很羨慕巖木。」

  羨慕巖木可以讓橘子喜歡,而自己卻沒機會。

  「不過可以不必羨慕了……」這段沒有結果的單戀,是該徹底拋開。

  低頭看著他貼著腹部的那雙大手,橘子憶起那場夢境。

  夢里的她也是被這樣從背后抱著,有種幻夢成真的感覺。

  下一秒卻聽見吉岡說了些話,內容著實嚇到她。

  「我昨晚做了很奇怪的夢,居然也像此刻這樣抱著你。」

  「那有發生什么嗎?」回頭對上他墨黑的眼眸,只見他的雙頰染上緋紅,刻意撇開視線。那肯定是代表有發生什么后續。

  一想到那后續,橘子跟著臉紅。

  心跳,漸漸加速跳動。

  體溫,慢慢有所升高。

  「橘子,我做了春夢……」

  「我也是呢,呵呵。」

  兩人目光交會,彼此陷入一種曖昧的氛圍。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8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